您好!今天是2019年08月26日 03時54分17秒 星期一,歡迎來到雙鷺藥業!
-1
/load/info?P_ID=
業內資訊
 陳竺報告醫改情況 我國醫改新方案輪廓初現
[2008年02月29日]

新華社北京1226日電 醫療衛生體制改革關系到千家萬戶的幸福和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是黨的十七大提出的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斗目標之一。對新醫改方案,社會各界無疑期盼已久。
  26日下午,受國務院委托,衛生部部長陳竺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了城鄉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有關情況,清晰地勾勒出我國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輪廓和方向……
  到2010年在全國初步建立基本醫療衛生制度框架;到2020年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

要確立政府在提供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中的主導地位。公共衛生服務主要通過政府籌資;基本醫療服務由政府、社會和個人三方合理分擔費用。

中央和地方都要大幅度增加衛生投入。政府投入兼顧醫療服務供方和需方,投入重點用于公共衛生、農村衛生、城市社區衛生和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障。

公立醫院要逐步取消以藥補醫機制,降低藥品價格。采取增加財政補助、適當提高醫療服務價格等措施,完善公立醫院補償機制。

醫改指向何方?

我國醫改指向何方?計劃實現什么樣的目標?近年來,社會各界對我國醫改的總體目標十分關注。

 “建設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為群眾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促進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陳竺在報告中明確了我國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總體目標。

——到2010年,在全國初步建立基本醫療衛生制度框架,努力緩解城鄉、地區、不同收入群眾之間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差距擴大的趨勢,有效緩解人民群眾看病就醫突出問題。

——到2020年, 在全國建立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包括普遍建立比較完善的覆蓋城鄉的公共衛生和醫療服務體系,建立比較健全的覆蓋城鄉居民的醫療保障制度體系, 建立比較規范的藥品供應保障體系,建立比較科學的醫療衛生機構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形成多元辦醫格局,適應人民群眾多層次的醫療衛生需求,進一步提高全民 健康水平。

“我 國要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涉及面廣、難度大,是一項十分復雜艱巨的任務,也是一個長期的漸進過程,更是人民群眾的迫切愿望。”陳竺在報告中表示,有關部 門將加強組織領導工作,制訂改革配套方案,進一步深化、細化和實化相關的政策措施,互相銜接,協調推進,并積極組織開展試點工作。

經費從何而來?

長期以來,我國政府衛生投入嚴重不足,醫療機構主要依靠以藥補醫和醫療服務收費維持運行,實行創收歸己、自行支配的政策,直接導致公立醫療機構趨利行為嚴重,職業道德建設薄弱,醫療資源浪費和患者負擔加重。

此前,國務院醫改協調小組邀請委托獨立的非政府機構提出醫改意見。其中的爭議主要集中在改革醫療體制的核心問題:醫療費用從哪里來?政府投入究竟是直接資助醫療機構(補供方),還是補貼消費者購買醫療保險(補需方)?

陳 竺在報告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點工作中給出了明確答案:“要強化政府責任和投入。確立政府在提供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中的主導地位。中央和地方都要大幅 度增加衛生投入,逐步提高政府衛生投入占財政總支出比重,提高政府衛生投入占衛生總費用的比重,政府投入兼顧醫療服務供方和需方。”“公共衛生服務主要通 過政府籌資,向城鄉居民提供均等服務?;疽攪品裼燒?、社會和個人三方合理分擔費用。特需醫療服務由個人付費或通過商業健康保險支付。”陳竺說。

重點如何傾斜?

“政府新增衛生投入重點用于公共衛生、農村衛生、城市社區衛生和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障。”陳竺的話指明了政府衛生投入的重點。

陳竺在報告中指出:“公共衛生機構實行全額預算管理。轉變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運行機制。政府舉辦的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鄉鎮衛生院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探索實行收支兩條線、公共衛生和醫療保障經費的總額預付等多種行之有效辦法,嚴格收支預算管理,探索改革藥品價格加成政策,逐步改革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以藥補醫機制,維護公益性質。”

專 家分析認為,加強社區衛生機構和鄉鎮衛生機構等公共衛生服務體系建設,是解決基層群眾“看病難”“看病貴”的重要途徑,促進城鄉居民享有均等的公共衛生服 務。“小病在社區、大病到醫院、康復回社區。”社區衛生機構開始扮演著居民健康守護人的重要角 。“整合現有城市衛生資源,逐步實現社區首診、分級醫療和 雙向轉診。”陳竺表示,要建立和完善以社區衛生服務為基礎的新型城市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大力發展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完善社區衛生服務功能,為社區居民提供 疾病預防等公共衛生服務和一般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的基本醫療服務。健全各類醫院的功能和職責。充分發揮大醫院在承擔急危重癥和疑難病癥的診療、醫學教 育和科研、指導和培訓基層衛生人員等方面的骨干作用。

公私如何定位?

當前,我國醫療衛生資源多集中在城市,其中優質資源又多集中在大中型醫院,城鄉和區域之間差距不斷加大。公立醫院怎樣改革,非公醫療機構如何定位,也是醫改的關鍵環節。
  報告提出,到2020年,建立比較科學的醫療衛生機構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形成多元辦醫格局,適應人民群眾多層次的醫療衛生需求。

關 于公立醫院的性質和定位,陳竺在報告中指出,要改革醫院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特別是“公立醫院要遵循公益性質和社會效益原則,堅持以病人為中心”。報告提 出,公立醫院要建立和完善法人治理結構,明確政府和醫院管理者的責權,實行院長負責制,形成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制衡,有責任、有激勵、有約束、有競爭、 有活力的內部運行機制。

以藥養醫的現象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詬病。陳竺在報告中提出,要“實行醫藥收支分開管理,逐步取消以藥補醫機制,切斷醫院運行與藥品銷售的利益聯系,降低藥品價格。”

此 外,為搞好公立醫院改革,陳竺在報告中還提出了一系列的相關配套措施:采取增加財政補助、適當提高醫療服務價格等措施,完善公立醫院補償機制,規范收支, 加強財務監管;改革人事制度,完善分配激勵機制,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務價值,充分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不斷提高醫療服務的質量和水平。

陳竺表示,改革就是要堅持以公立醫療機構為主、非公醫療機構共同發展,最終“形成布局合理、分工明確、防治結合、保證質量、技術適宜、運轉有序的醫療服務體系”。

體系如何完善?

陳竺在報告中指出,我國建立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的重要方面是加強醫療保障體系建設,建立以基本醫療保險、合作醫療、醫療救助制度為主體,其他形式醫療保險和商業健康保險為補充,覆蓋城鄉居民的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

“政府補貼需方的核心是為基本醫療保險買單。”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衛生經濟與管理學系主任、中國醫藥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國恩說。

衛生部的統計顯示: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從2003年開始試點,目前全國2448個縣(市、區)已基本建立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覆蓋 7.3億農民,參合率達85.9%。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覆蓋1.7億城鎮居民,2006年籌資額達到1747億元。今年下半年在79個城市啟動了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試點。

陳竺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保障能力和水平很低,需要不斷提高和完善;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剛剛起步,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覆蓋范圍需不斷擴大,城鄉醫療救助制度也需不斷完善。

劉國恩認為,國家加大的投入,建立全民醫保,通過補貼“需方”,讓每個百姓通過醫療保險選擇醫療服務,促使醫療機構提供更優質更有效的服務。